戒邪淫论坛- 清净自在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84|回复: 0

刘素云:怎么叫好好学佛?你具备什么条件你才能性归西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8 06:28: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档恭录:刘素云老师主讲《极乐归舟---落叶归何处 根在极乐邦》


2014/3/19 香港如心海景酒店 档名:56-154-0007


第二个大题,我想讲一讲,无争无求,一心向佛。为什么要讲这个题目?就是咱们不是要性归西方吗,你怎么个归法,你具备什么条件你才能性归西方?所以我这个题就是无争无求,一心向佛。


现阶段来说就是要好好学佛,怎么叫好好学佛?我给它概括起来就是学佛要学得像。


我们每个人都对比自己一下,你看看你学佛这么多年,可能有些老修行修行十几年、二十几年,甚至更长一点时间,你掂量掂量,咱们都是学佛,你也学佛,我也学佛,他也学佛,你学得像不像?我学得像不像?光学不行,得学像,不像那就是假学。如果说学得不像,是什么样?就是重形式,不重实质,那就叫学得不像。


这个他有什么表现?就是经常表决心。我记得以前上班的时候搞个什么活动都表决心,就像说誓词似的,现在我们从学佛叫发愿,就是有些人总是爱表决心,我一定如何如何,一定如何如何。你从一个侧面看,他发愿很大,信愿很坚定,但是你再一看他的行为和他说的对不上号。所以我说这个光喊口号,唱高调,这个不行,不好使,必须得来真的。有同修说,我也想学佛,我也想去极乐世界,但是我不知道从哪下手。这确实是个实际问题,怎么个学佛法,从哪下手好?我说我自己的经历供你们参考,有可借鉴的地方你们就借鉴,不可借鉴,你们不要学我这个。


我有这几点,第一条,我是从于人无争,于事无求,我是从这下手的。这个也可能是阿弥陀佛特别眷顾我,从小就给我这么一个性格,我从来不知道争,从来不知道求,什么都可以让着人家,不管是家里、外头,我都可以做到这点。我为什么要把这一条做为我学佛的第一位重要的事情?因为于人无争、于事无求是我七十年来做人的一条基本准则,我做到了,我受益了,我成功了。我把我成功的东西展现给你们,师父让我给大家做样子,我认为这一条是我比较成功的地方,我就如实的向大家报告。如果适合你们,你们就照着这个做;不适合,你们有自己的方式方法,当然那更好。如果说是秘诀,实际是公开的,没有什么秘密,我这个人就是透明的,没有隐私、没有秘密。每一句话,如果你们了解我的为人,每一句话都是真的,都是可信的。


这么多年我没求过什么,没争过什么,我记得爸爸妈妈去世以后,我姐姐跟我说,小云,爸爸妈妈走了,留了点东西,咱俩分分。我就笑了,我说姐,妳始终是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爸爸妈妈所有的东西都归妳,我一点不要。我姐姐说不行,我得跟妳叨咕叨咕。你不让她叨咕,她还不安心,我说那妳就叨咕都有什么。我姐姐跟我说了,什么?一个挂钟,挂在墙上滴答滴答那挂钟;一台爸爸上班的时候骑过的自行车,我记得是飞鸽牌的;还有一块我爸爸戴的手表,是上海牌的好像是;还有一台老式的缝纫机,还有一台九吋的小黑白电视,还有一千块钱。


这些是我爸爸和我妈妈留给我们的遗产,现在要跟大家说,是不是简直是笑谈?就这点东西过日子够不够都很难说,这还成了遗产,这就是爸爸妈妈留给我和姐姐的遗产。那个时候是哪年?一九八六年,我爸爸走的时候是一九八六年。姐姐说妳是妹妹,妳随便挑。我说我什么都不要,姐姐说妳喜欢啥妳就拿啥,我说我啥都不喜欢,这些都归妳了。我姐说,那我也不忍心,我说,不是妳不让我,是我不要。就这样的我俩就在这个问题上是一点矛盾没有,就给姐姐,那还需要再分分吗?


我一看现在可不是这样,现在可能人东西多、钱多,我那时候钱少我不值得抢,是不是要是我要轮到现在我也得抢?但是我琢磨琢磨,好像现在就再多,亿万家财,我也不会和我姐姐去争去抢的。因为我这一辈子对两件事不感兴趣,一是官我不感兴趣,二是钱我不感兴趣,你说是不是这两项是当代人们最最感兴趣的事情?我恰恰不感兴趣,所以我就学佛容易成功,我不贪。我从不争不求这点开始的,我觉得我就受益了。


譬如说我们机关三件大事,提干提职,官升了工资跟着涨,那叫提薪,然后跟着就是分房子争大面积,就这三件事是我们机关最重视的三件事。每到这个时候,提干、提薪、分房子,我就观察这些人的眼睛比平时都大,原来那个小眼睛这时候也变成大眼睛,瞪圆了。我就觉得,心里暗暗觉得好笑,累不累得慌?有你的分就分给你,没你分就拉倒,我就这么想的。


后来就分给我房子的时候,因为我平时住的房子,我在没有上省政府之前我住的是,一开始和我公公婆婆住一铺炕,北方同修能知道一铺炕是什么概念,我公公婆婆、我和我丈夫,我们四口人一铺炕,中间隔块板,这是最先的。然后我就升级了,我就住了一个六米的小屋,我婆婆住十米的小屋,这已经升级了。再升级,我住八米的小屋,我婆婆住十二米的小屋。等我住八米屋的时候,我就想了,怎么这么大一个房子?等我到省政府,那是一九八四年给我分房子,是一个旧房子,让我去看,六楼,两屋一厨,一个小厅。我去看了以后,给我的感觉是什么?怎么像皇宫一样,这么大?我没见过这么大的房子。真是没有见识,就想这么大的房子。


后来我的同事跟我说,素云妳知不知道,那房子一个是年头多,老了,又是顶层楼,漏水,人家谁都不要,人家糊弄妳给妳了,妳傻不呵呵还给妳高兴这分上。我说真挺好的,就现在我儿子住的这个房子,就是我一九八四年当年分的这个,还住着。就这样,我觉得挺好,也能遮风挡雨,它漏点就漏点,漏点无非是外面雨下大点,我屋里雨下得毕竟比外面小,这我都满足了。我告诉儿子、媳妇,搁那个盆,下雨你接着点,这问题不就解决了吗?否则的话,你是不是什么烦恼,你看人家住那房子都多大多大的面积,几套几套的。我说用不着,你整那么多还是个负担,你还得管它,我这多好。


我上一次有个同事他有病,病危,我知道了以后我去看他,他给我讲了个故事,他说大姐妳知不知道,有一件事我记忆犹新,我特别感动,我说什么事?因为原来我俩是一个处的,他比我小十岁,就像我小老弟似的。他说大姐,那个时候我后来调办公室当主任,就是我这个同事他调办公室去当主任,就是升正处级,我当时在监察室当主任。他说分房子,大家想分房子是不是人都守在家里,等着分给哪个,好挑、好捡,那一次全委就唯一我一个人在外面出差。有的同志好心,知道我傻,就给我打电话,说刘大姐,委里分房子,妳怎么还在外面出差不回来?我说事没办完。他说等妳办完,黄花菜都凉了,妳快点回来。我说不用,我说如果有黄花菜,给我留个黄花尾巴就行了,我说谁都不要的那个最后留给我,肯定他得给我一个。


那次是补差,就面积不够,我们正处级的面积是八十平米,我当时住的那个,就是我说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那个房子是四十六点八平米,这不是不够八十平吗?就是补差。补差我说就随便,大家挑完了,肯定给我剩一个,所以我就一直在外面出差。


等我回来的时候,就是我这小老弟,他不是办公室主任吗,那一次是办公室主任主管分房子,他就跟我说,他说刘大姐,分补差房妳排第一号,我排第二号,就说他本人排第二号,他说大姐,咱俩谁也别争,妳先挑。这些补差房不都排一号,把这房子排成号,然后人也排成号,一号的先去抓,你挑这里的房子,你喜欢哪个要哪个,你就是第一号。我就跟我这小老弟说,我说梦非,什么一号二号的,咱俩还管一号二号吗?我说你是小老弟,你先挑,你挑完了大姐再挑,我说咱俩你是一号,我是二号。我把号给他颠倒过来了。结果那次我小老弟可能他就先挑了一个比较满意的,他挑完了,我又挑了一个。


多少年过去了,十五年过去了,他记着这个事,我早就忘光了。这次他去医院住院,我去看他,实际就等于我去送他,我这小老弟已经走了,十二月十二号走的。他就把这个事,他说大姐,这事这么多年我想起来我就激动,我没有遇到过这么一个好大姐。


他媳妇说,她说刘大姐,我这是第一次见妳面,她说我家梦非时不常的就跟我叨咕叨咕,我那时候调到省里去工作,到那什么什么处,我遇到了一个好大姐,对我们特好特好。这就是我小老弟,他现在还记着。


所以你想想,你一个人的一言一行可能就影响另外一个人的一生。他永远说,他有个样子,他说大姐,分房是个很艰难的工作,因为我看到妳这样,我心里特别踏实,我就想,我这工作不难做,我也给大家做个好样子。就是这样。


所以我就觉得一定要把别人的利益考虑在前面,把自己的利益放在后面。你这样做,你首先你有人缘,为什么?谁喜欢那些贪心的人?什么东西都脑袋削个尖。


我记得当年我们省政府是全国第一次公务员评全省十佳公务员,那是第一次评,就像现在评十佳道德模范,十佳什么什么,那次就是那个意思,十佳公务员。当时全省提名是二十个,我就是其中的一个,但是你最后拍板是需要在这二十个人里定出十个人,十佳公务员。


有人真是对我挺好的,他们也比较了解内部情况的就偷偷的跟我说,说能不能自己做点工作。当时我脑袋笨,但是这个话我听明白了,那个做工作我也知道什么内容,我说我不是这个性格,我也不做这个工作,我也不想当十佳公务员,最后的结果确实是,那把十佳公务员我就没评上。那很正常,你说二十个人,我看谁的事迹都比我强,所以评谁我都没意见,就是这样。如果你想,你看这个材料,我觉得我比他们都强,这把就应该评我,那你肯定心里不平衡。所以评上的十个同志,我真是从内心里想向他们学习,好好的为人民服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戒邪淫论坛  

GMT+8, 2020-7-8 01:50 , Processed in 0.046197 second(s), 16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