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邪淫论坛- 清净自在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937|回复: 4

灯指因缘经(白话)富二代落难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31 12:34: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灯指因缘经(白话)

如果在殊胜的福田中,种少善根,就能在人天中受乐,最后能得涅槃。所以说有智慧的人,应该勤心修集善业。殊胜的福田,就是佛也。佛身光明,就像金子聚集。功德智慧,以自庄严。得圆足眼,善于观察众生诸根。世间黑暗,为作灯明。众生愚痴,为作亲善。众善悉备,名称普闻,释迦牟尼世尊,众所归依,所以人天,至心修福,都能获善报。

很久以前,王舍城,五座山围绕,在五座山的最中间。城内街道,整洁宽大,两旁楼台,整齐漂亮,房屋美观奇妙,高楼开放明亮,房子周围,有上好的林园池水。让人非常喜爱快乐。池水清澈,水温合适。来回流淌,互相灌注。林木茂盛,枝条健壮,花和果实挂满树枝。水中倒影着日月,和风吹拂着花林,飘出阵阵微妙的香气,香气芬芳,四处飘散,充满整个王舍城。很多有大智慧的人,修习梵行的人,都认为此地,环境庄严殊胜,心生喜爱快乐。从很远的地方,来此定居。

那时,城主 阿阇世王,道德高尚,众望所归。正法治理国家。城中修行善法的人很多,国力强盛,百姓富足安稳快乐。这时城中,有位长者,家财巨富,资产无数,就好像毗沙门(护法神,知识之神、财神,也是一位很重要的武神)。

但是这位长者,没有子女。就在神祇祈祷,希望有个子女。后来他老婆,很快有了身孕。十月怀胎,生了一个男孩。
这个男孩,前世种了大善根,出生的时候,用手一指,就有大光明,明照十里。父母很欢喜,就召集亲朋好友和占相师。大摆宴席,为儿子取名字。因为他手指能出光明,就取名灯指。来参加宴会的人,看见他的稀有相,都说从没见过。会中有婆罗门,名叫婆修,诵四围陀典,博学多闻,无事不晓,看见这个男孩的姿态容貌,不同一般的小孩,含笑说道,这个男孩,或许是那罗延天。释提桓因。日之天子。或是其他有大德的天,来人间投胎来了。男孩的父母,听了非常高兴。随后七天七夜,大摆慈善宴会,布施作福。

就这样辗转,整个城里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都说这位长者,生了一个有大福报的孩子。赞美的传闻,传到了城主耳中。城主就派人请长者。长者抱着男孩到了王宫门口。此时正好城主在宴会宾客,没人通传,不得入内。男孩手指放光,照彻宫内,一片明亮,照到城主身上,宫殿内外,一切被照物品,都显出金色。光明照遍王宫内,好像一片金色的海洋。
城主觉得奇怪,就问,这光哪里来,怎么突然照到我的宫殿,是不是世尊要度化众生,来到我的宫殿门口了?还是天上的释提桓因,或是哪位天子要来?城主派人往门看怎么回事,那人回来禀报:大王要传召的男孩在门外,这个男孩手在奶妈肩膀上,他的手指出光明,所以有了这些光明。

大王告诉使臣,快带男孩来。大王见了男孩,感觉这个男孩非常奇异。一边用手轻轻抓了抓 男孩的小手。一边观察男孩的相貌。看了良久,说道,外道六师,说没有因果,这种说法是真是假,很迷惑,如果没有因果,为什么这个小孩,一出生,容貌就这么奇特,手指放光。这样看来,那些外道的邪说,陷害众生,堕落恶道。这个小孩不是自在天化生,不是神明的子孙,超绝的相貌,奇特的指光,天生自然而有,必定有宿世的福因,才获得这些善报。
我开始觉得,佛说的话,真实不虚,佛说种种业力和缘,形成果报,庄严世间,一切众生,看见一幕幕的因果报应,而不去修福。真是奇怪,那些众生为什么不去修福。

大王又说道:现在还不知道,这手指放出的光,是不是因为太阳光的缘故,才能看到,等到夜晚,验证一下是不是。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就把小孩,放在大象的背上,在前面行走,大王和群臣。一起进入园中,而这个小孩,手指所放出的光明照到的地方,黑暗变成大光明。使得整个园中,鸟兽花果,和白天看到的景象没有两样。大王见了,赞叹不已,佛所说的,何其真实奇妙。我从今天起,对因果,深信不疑。对六师的无因无果说法,深感他们愚昧无知。所以对佛,更加宗仰。
这时,耆域就对大王说,佛在修多罗中说,如果不见业缘果报,就有悭贪,深刻明白因果后,悭贪之心就永远息灭了。今天看见灯指,有这样的福报。即便贫穷困苦的众生,都应该真心,竭尽能力去布施作福修善业。何况有很多财产的人,怎么能不去作福。

王和群臣,雅兴长谈,谈论间,天亮了。就将灯指,带入王宫,大王见过这些奇特吉祥的事后,非常高兴。赏赐大量珍宝,送灯指一行人回家。

后来灯指,渐渐长大,他的父亲,为他挑选名门望族,和自己的家室,差不多的女方,以为婚配的对象。灯指一家本来就富有,女方知书达理。又是大富的千金,两家联姻,资产更加增长富裕。
然而,胜极则衰,合会有离。灯指父母,因故同时丧亡。好像太阳落山,余晖渐暗,又如太阳出来,月光消失。炎火烧尽变成灰烬。强健好身体,被病所坏。少壮之年,为老所侵,珍爱的生命,被死亡夺走。父母过世后,生计渐渐损失减少。
而灯指,从小就过惯了奢侈安逸的生活,不懂打理家业。没有父母的照看后,又结交了损友,恣情放逸,沉迷于酒色中,花钱无度。家业财产收支,都无人打理。好像圆月过后的月亏,渐渐损减。
这个时候,这个地区,有种风俗。大年初一,在山的周围,大摆宴席庆祝。这时灯指穿上精美的服饰,带上乐队等,都很华丽。准备当贵宾豪贵。到了宴会中,其他客人,看见灯指打扮的这样华美,还带着高级乐队。都很连声,恭敬赞美不绝。这时宴会开始,大家互相酣饮,娱乐节目适意好看。各种乐器,伴着美妙的歌声,载歌载舞。气氛热烈,歌声围绕着山谷,好像把大山都震动了。

不多久,有一群贼,知道灯指一家人在宴会中,还没回家。便伺机潜入他家,劫走他家钱财,一切值钱的,都扫荡一空。
后来灯指玩的很晚才回家,看见家中,被贼劫走所有钱财,只有木石,不值钱的东西还在。见了后,气绝闷心,晕倒在地。旁边的人,拿水洒他,才醒过来。忧愁啼哭,说道:我父亲,艰难创业,积聚这些家业。又辛劳打理,花费心血守护,这些都是我父亲创造的财富。父母生我养我,留给我的家业,为什么到了我这代,留不住父辈的祖业!!!
我好面子,不想干活,做人就想威风。父亲的产业,现在没有了,账面空虚,积蓄都没有了。看看房子中间,就剩我一个人!佩戴的首饰品,和精美的服饰,可以当了,买些吃的用来救济。用光了,怎么办?
就在这个时候,手指的光明也暗灭了。他的妻子,不想过贫穷的日子,离他而去了。家中的佣人也离去了。亲戚朋友都断绝了来往。平时和他很要好的人,看他落魄了,这时反而就像仇人,都很凶怒,生怕他来借讨。妻子都离去了,何况其他人。
要知道生活在贫穷中,就像活在地狱。贫穷的偷生于世,和死没多少差别。
以前过惯了富贵的生活,突然贫困。又没什么本事,失去了所有依靠,居无定所。整天忧愁苦恼。脸色慢慢衰败了,气色变得憔悴,身体瘦下去了,饥寒交迫,眼睛深深的陷进去,骨头一根根的瘦立,皮包骨,筋脉都显露表皮。头发蓬乱,手脚细小,肤色苍白。全身多处破裂。又没有衣服,就到垃圾堆中,捡些粗布碎片,连着绑起来,勉强遮住私处。四肢外露,躺在垃圾堆,连草席也没有。

以前相识的亲朋故友等,见了他装作不认识。灯指沿街乞讨,好像饥饿的乌鸦。到了故友家前,想进去讨点吃的,守门的人,不让进去。即便勉强闯进,还是被侮辱,赶出去。房主出来,照着就想鞭打他,灯指跪地求饶,再次谢罪,房主很看不起他,连看都不回头看。就算被他进入家中,因为看不起他,话都不和他说,又不请他入座,随便弄点吃的,放在破碗里,扔给他吃,不管他吃不吃饱。

这时城中,娶媳妇生了儿子,第一次给小孩剃发,都要摆宴会(估计是露天宴会,不然 灯指很难进去)。灯指就想在宴会中,讨点残羹剩饭。被人轻贱的缘故,不给位子坐,被赶来赶去。就算能讨到,也是吃剩下的残渣,与奴婢共用盘碟。
这时灯指就想了,真是奇怪啊,不久前我还是大富大贵。怎么突然沦落到,孤独贫贱。心想:我今日,精神昏迷,昏昏沉沉,不知道,这还是我原来的精神相貌,还是原来的我吗!辛苦受罪,世上也没有第二个人比我苦了吧。
好像树林没有花,蜜蜂都远离了。被霜雪拍打的小草,卷下抬不起了。干枯的池塘,鸿雁不来游。被火烧后的林木,麋鹿不来住。田苗掉光,没人捡。

现在穷成这样,和别人说,我以前大富大贵,肯定被别人说我吹牛,谁会相信。世上那么多人,了解我现在心情的没有一个。
由于我贫穷,前面看不到出路,好像旷野被火所烧,人们不喜欢。枯树没有树荫,没人来乘凉。幼苗被霜雹击打,颗粒无收。
好像毒蛇到了房间里,人们都远离。有毒的食物,没有人吃。荒野坟头,没人进去。破旧的厕所,恶臭积满。凶相的刽子手,人们看到了就讨厌。

就像小偷盗贼,人们都猜疑,我也是这样,到过的地方。行为动作,都被人不是讥笑,就是嫌疑。不论说什么话,说出的话,都被人认为有过错。就算说好话,他人也认为,说的不是。就算做好事,他人也鄙视。动作快了,嫌我轻浮气躁。动作慢了,说我笨手笨脚。如果赞叹夸奖别人,都认为我在拍马屁,如果不说好话,就诽谤我,这个穷人,说不出好话。告诉别人事情吧,就说我骗他们。这个老家伙哪知道这些事,说的详细吧,就说我话太多。沉默不说话吧,就说我隐藏心机。直接说吧,就说我话语粗犷,说话不会婉转。
如果和他们的心意,就说我会阿谀奉承。若多次接近,就说我要迷惑他们。不理他,就说我骄傲自大。顺着他的话说,就说我套取他们的想法心意。不顺着他的话,就说我只顾自己。委屈自己的心意,让着他们,就骂我贫穷没骨气。不让着他吧,就说我人穷,还这么自大。

如果小小的轻松活动一下身体,就说我动作像傻子,没有一点约束避忌。如果动作规规矩矩,就说我粗人没有气质,假扮正经。如果高兴的笑一下,就说我样子夸张,好像疯子。难过伤心,就说我一脸苦相,从来不会高兴。
听他们的谈论,说的不够详细,帮他们补充解释,就说我滑稽搞笑,什么都不懂还装有智慧,忍受不了这样的人。沉默着听他们谈论吧,就说我一声不出,什么都不懂。如果开个小玩笑,就说我不信罪福,有什么目的,说话随便,不知廉耻。就算现在没有什么目的,肯定将来想得大利益。
如果按书上的话说名句,就说我假扮聪明。如果按平时的话说,就嫌我愚钝。若公开说事实,就说我强词夺理。若私下说真话,就说我谗言媚语。穿了件好看的新衣服吧,就说我是借来装扮的。穿差的衣服吧,就说伪劣寒颤。
吃多点吧,就说我饿荒了狂吃。吃少点吧,就说我很饿了,还装绅士淑女。
如果说书本知识吧,就说我故意炫耀自己知道的知识,把别人踩的一文不值。不说书本知识吧,就说我愚痴没有见识。可以去放牛了。

如果说以前的辉煌经历,就说我夸大,抬高自己。如果不诉说往事,就说我资历浅薄。
贫穷的人们,行为举止,言谈动作,都是有瑕疵的过错。富贵的人,就是做坏事,别人也看不到罪过。举动行为,他们都潇洒。
贫穷的人,好像从尸体上,爬起来的鬼。大家都害怕畏惧。好像碰到了绝症,难医难治。好像不毛之地,没有水草。好像掉进大海,沉溺在洪流。又如喉咙被噎住,出不了气。眼睛被遮住,不知到了哪里。身体厚厚的污垢,难以洗去。又好像冤家,一起吃住,还是厌恶对方。好像夏天没有水,难以活命。好像走入泥潭,困住走不出。好像山洪暴发,淹没断折树林。贫穷也是这样,很多艰难。

贫穷又能毁坏,年轻的外貌,力气和名誉。民族,家庭,智慧,持戒,布施,惭愧,大仁大义,诚信,勇猛威武,毅力,都能把这些破坏。又能产生,饥寒交迫,怨恨,狂躁,心胸狭窄,忧愁,苦楚。嫌弃,责骂,罪恶,负债。这些痛苦。
在贫穷中生活,好像伏藏,很多杂物。贫穷的伏藏中,很多身心苦恼。
然而富贵的人,有好的威望明德。姿态容貌,从容。心态宽广,礼数仁义都兴旺。能产生智慧,勇气,增长家业,亲戚和谐礼让,好的名声远播。

灯指想到,我现在穷苦成这样,世间上也算少有吧。打算不活了,又不能自杀(估计 灯指信仰的戒律 不允许自杀)。做什么工作,才能生存下去。又想了想,世上的人不愿意干的,不就是背尸体嘛。(没什么本事 工作不好找 只能找别人不愿意干的)这工作虽然恶心,但是不造恶业,没有后世恶报。如果做别的,或许要杀生,做那些不好的事。就在市集上公开说,愿意接这个背尸体的活儿,请我做吧。这时有人听到他说的话,就雇他来背尸体。灯指拿了钱后,找到了那个人说的地方,背着尸体。到了坟场,准备放下,这个时候,那个尸体,突然抱住灯指。就像小朋友抱住父母。紧紧抱住不放。
灯指尽力甩掉,怎么也甩不下来。死人在背上,好像有胶水粘住,分离不了。推拍都不下来。
灯指大受惊吓,说到:我今天背着死人,去哪里救命啊,随即到了旃陀罗村,告诉大众,谁能拿掉我背上的死尸,重重答谢,旃陀罗村民,很多都过来帮忙,一起拿掉死尸,也拿不下来。旁边有人看见,就骂灯指,疯狂的人,背着死尸,到人家村落(估计 嫌他不吉利),都拿小石头,扔他。灯指身体多处伤破,又怕又痛。另外有人看见他很可怜,带着他到城里,在城门口,守门的人,边打边赶,不让他进城。说到:这是哪个傻子,背着死尸,想进城里。
灯指看见自己被打的,体无完肤,心里懊悔苦恼极了,说到:我不偷不抢,正当的劳动,为了有口饭吃,能活下去,才做这种别人看不起的工作。今天突然,遭此大苦,由于我贫穷,没有多的工作可以选择,接了这个被人轻贱的活儿,拿小小的工钱,自己养活自己。怎么反而,比以前还痛苦,我宁愿有别的死法,也不背着尸体生存。边哭边说。这时,守门的人,深生怜悯,放他回家。

到了破弃的房间(估计是 贫民窟)和他一起居住,讨饭的穷人,远远的看见灯指背上背着死尸,都害怕的逃离了破屋。
到了房间内后,尸体自己掉在了地上,灯指吓得晕倒了过去,很久才苏醒。醒来看见死尸的手指全是黄金,虽然很害怕,但是看见上好黄金,就靠近观察,以刀试着割下,果然是真的黄金。看见黄金,心里高兴极了,又试着割下 黄金头,黄金手,黄金脚。割完没多久,又重新长了出来。没多久,金头金手金脚,堆积的比人还高。
灯指现在的心情,好像亡国的君主,重新复辟。盲人,重新看见了光明。朝思暮想的心上人,来与欢乐。学禅的人证道。灯指高兴的就像这样。

库藏的珍宝,比富贵之前还多。威德名望,赛过从前。亲朋好友,妻子佣人,全都回来了。
灯指感叹道:呜呼怪哉,富贵有大力量,能使世间的人,快速来投靠,呜呼怪哉,贫穷有大力量,能使亲近的人,飞快的离我而去。

我之前贫穷的时候,一直以来很要好的亲朋,都和我断绝来往。没有一个人和我说话,更别说帮我了。今天我富贵了,大家都对我合掌恭敬,好像当上了帝释,勇猛威力好像罗摩(估计 是很勇猛的神),知见好像天师。如果没有这些钱财,(恭敬,尊重,威望,名誉)这些都没有价值。富贵的人,不论聪明愚痴,大家都说好,其实根本不知道真实的情况。别人以为富贵的人一定智慧,有勇有谋。善名流布。富贵的人虽然又老又丑,年轻貌美的姑娘,还是喜欢靠近他身边。
阿阇世大王,听说他又富贵了,就派人来取走他的宝贝。(估计想 收归国有)来取宝贝的人,他所取走的是死人,("尸宝"只能灯指用,别人摸上去就是尸体,灯指摸上去就是黄金)还回去灯指的屋中,见是黄金。灯指知道大王想得此宝贝,就以 金头金手金足,奉献大王。大王得到后,保存在宫中。灯指经历了这次人生的大起大落,尝尽了世间的人情冷暖,酸甜苦辣,又重新崛起,想了良久,说偈言道
五欲极轻动  如电毒蛇虫 荣乐不久停  即生厌患心
接着就把珍宝,布施给众人。在佛法中,出家求道,精勤修习,得阿罗汉。虽然获得道果,而这个尸宝,还是常常跟着他。
后来比丘问佛,灯指比丘,以什么因缘,从生下来,手指就能放光,以什么因缘,受此贫穷,又有什么因缘,这个尸宝,常常跟着他。

佛告比丘,你们至心听讲。我当为你们说其宿世的因缘。灯指比丘,在很久前的古世,生波罗奈国,大长者家。还是小孩的时候,乘车在外,玩的很晚回家,家门已经关了。大声喊叫,没有人答应。过来很久,他母亲来了,给他开门。灯指生气的骂道:整个家,人都去背死人了嘛!!!还是有贼来打劫了。为什么,没人给我开门。因为这个业缘,死后堕落在地狱,地狱余报,还在人中,受此贫困。光指因缘,尸宝因缘。也为你们说。过去九十一劫有佛,名毗婆尸,彼佛入涅槃后,佛法住世,灯指那个时候,为大长者,家里富裕,前往塔寺,恭敬礼拜,看见有泥像,一根手指破落,就修理这根手指。以黄金修补,修治完毕,就发了一个誓言:我以香华伎乐供养。治像功德因缘。持此功德愿生天上人间。常得尊豪富贵。假令漏失寻还得之。使我于佛法中出家得道。(后半段,大家都看的懂,就不翻译了。)

以治佛指故。得是指光及死尸宝聚。以恶口故。从地狱出。得贫穷果报。佛说是灯指因缘经时。诸天人民。散众天华。作天伎乐。供养已讫。便还天宫。以是因缘。少种福业。于形像所得是福报。乃至涅槃形像尚尔。况复如来法身者乎。能于佛法。如说修行如此功德。不可限量若欲生天人中受诸快乐。应当至心听法。以恶口因缘。受大苦报。应畏众苦。远离恶口诸不善业。以此观之。一切世人。富贵荣华。不足贪着。于诸人天。尊贵不应喜乐。当知贫穷是大苦聚。欲断贫穷不应悭贪。是以经中。言贫穷者。甚为大苦。


----
No. 703
灯指因缘经
    后秦龟兹国三藏鸠摩罗什译

若种少善于胜福田。人天受乐。后得涅槃。是以智者。应当勤心修集善业。言福田者。即是佛也。佛身光明。如融金聚。功德智慧。以自庄严。得圆足眼。善能观察众生诸根。世间黑闇。为作灯明。众生愚痴。为作亲善。众善悉备。名称普闻。牟尼世尊。众所归依。是故人天。至心修福。无不获报
昔王舍城。五山围绕。于五摩伽陀。最处其里。此王城内里巷。相当[這-言+(序-予+手)]园广博。台观严丽。堂室绮妙。高轩敞朗。周匝栏楯。有好林池。甚可爱乐。其水清净。温凉调适。通渠回流。转相交注。林树萧森。枝条蓊郁。华实繁茂。映蔽日月。风吹花林。出微妙香。其香苾馚。芳馨四塞。遍王舍城。诸胜智人。修梵行者。咸以此地。庄严殊特。心生喜乐。自远而至。云集其中

时此城主。阿阇世王。道化光被遐迩所归。正法治国。修善者众。国实民殷安隐快乐。尔时城中。有一长者。其家巨富。库藏盈溢。如毗沙门。然无子胤。祷祀神祇。求乞有子。其妇不久。便觉有身。满足十月。生一男儿。是儿先世宿殖福因。初生之日。其手一指。出大光明。明照十里。父母欢喜。即集亲族及诸相师。施设大会。为儿立字。因其指光。字曰灯指。诸集会者。睹其异相。叹未曾有。时此会中。有婆罗门。名曰婆修。诵四围陀典。博闻多知。事无不晓。见儿姿貌。奇相非常。含笑而言。今此儿者。或是那罗延天。释提桓因。日之天子。诸大德天。来现生也。时儿父母。闻是语已。倍增欢喜。设大檀会。七日七夜。布施作福。如是展转。举国闻知。皆云长者产一福子。称美之音。上彻于王。时王闻已。即敕将来。长者受教。寻即抱儿诣王宫门。值王宴会。作众伎乐。无人通启。不得辄前。其儿指光。彻照宫[這-言+(序-予+手)]赫然大明。照于王身及以宫观。一切杂物。斯皆金色。其光遍照于王宫内。譬如大水湛然盈满。王即怪问。此光何来。忽照吾宫。将非世尊欲化众生至我门耶。又非大德诸天释提桓因日天子等下降来耶。王寻遣人。往门外看。使人见已。还入白王。向者大王。所唤小儿。今在门外。此儿手在乳母肩上。其指出光明来彻照。故有此光。王敕使言。速将儿来。王既见之。深异此儿。自捉儿手。观其儿相。谛瞻睹已。而作是言。外道六师。称无因果。真伪诳惑。若无因果。云何此儿。从生已来。容貌超绝。指光炳著以此观之。诸外道辈。陷诸众生。颠坠恶趣。定知此儿非自在天之所化生。亦非神祇。自然而有必因宿福。获斯善报始知佛语诚谛不虚。佛说种种业缘。庄严世间。一切众生。眼见报应。而不修福。一何怪哉。王复言曰。今犹未审。此指光曜。或因于日。而有此明。必欲验者。须待夜半。既至日暮。即以小儿。置于象上。在前而行。王将群臣。共入园中。而此小儿。指光所照。幽闇大明。观视园中。鸟兽华果。与昼无异。王观此已。喟然叹曰。佛之所说。何其真妙。我于今日。于因于果。生大坚信。深鄙六师。愚迷之甚。是故于佛。倍生宗仰。

于时耆域。即白王言。佛于修多罗中说。若不见业。故有悭贪。以见业故。悭贪永息。今见灯指。有此福报。假令穷困。尚应罄竭。而修善业。况复富饶。而不作福。如是语顷。天已平晓。还将灯指。入于王宫。王甚欢喜。大赐珍宝放令还家。灯指渐渐。遂便长大。其父长者。为求婚所。选择高门与己等者。娉以为妇。长者既富。礼教光备。闺门雍穆。资产转盛。夫盛有衰。合会有离。长者夫妻。俱时丧亡。譬如日到没处晖光潜翳。如日既出月光不现。如火为灰炽炎永灭。强健好色。为病所坏。少壮之年。为老所侵。所爱之命。为死所夺。父母既终。生计渐损。而此灯指。少长富逸。不闲家业。恶伴交游。恣心放意。耽惑酒色。用钱无度。仓库储积。无人料理。如月盈则阙转就损减。

时彼国法。岁一大会。集般周山。于时灯指。服饰奢靡。将从伎乐。皆悉严丽。拟于王者。诣彼会所。彼会大众。见其如是。无不敬美。尔时众人。共相酣饮。欢娱适意。钟鼓竞陈。弦歌普作。欢舞平场。嬉戏原野。娱乐之音。动山盖谷。时后群贼。知灯指诣会未还之间。伺其空便往到其家。劫掠钱财。一切尽取。灯指暮归。见己舍内。为贼劫掠。唯有木石砖瓦等在。见此事已。闷绝躄地。傍人水洒。方得醒寤。忧愁啼哭。而作是念。我父昔来。广作方宜。修治家业。劬劳积聚仓库财宝。是父所为。生育我身。觊有委付。如何至我。不绍父业。浮游懒惰。为人欺陵。父之余财。一旦丧失。仓库空虚。畜产迸散。顾瞻舍宅。唯我子然。著身璎珞。及以服乘。当用贸食以济交急。用之既尽。当如之何。当于尔时。指光亦灭。其妻厌贱舍弃而走。僮仆逃失。亲里断绝。素与情昵极亲厚者。反如怨仇。见其贫穷。恐从乞索。逆生嗔怒。妇尚舍弃。况于余人。当知贫穷。比于地狱。贫穷苟生。与死无别。先惯富乐。卒罹穷困。失所依凭。栖寄无处。忧心火炽。愁毒燋然。华色既衰。悴容转彰。身体尪羸。饥渴消削。眼目押陷。诸节骨立。薄皮缠綶。筋脉露现。头发蓬乱。手足锐细。其色艾白。举体皴裂。又无衣裳。至粪秽中。拾掇粗弊。连缀相著。才遮人根。赤露四体。倚卧粪堆。复无席荐。诸亲旧等。见而不识。历巷乞食。犹如饿乌。至知友边。欲从乞食。守门之人。遮而不听。伺便辄入。复为排辱。舍主既出。欲加鞭打。俯偻曲躬。再拜谢罪。舍主轻蔑。都不回顾。设得入舍。轻贱之故。既不与语。又不敷座。与少饮食。撩掷盂器。不使充饱。时彼国内。取妇生子剃发法皆设会。往到会中望乞残食。以轻贱故。不唤令坐。驱其走使。益索所须。得少余残。与奴共器。

便自思惟。怪哉怪哉。我今云何。贫贱伶俜。忽至如此。私自念言。如我今日。精神昏迷。心智失识。不知今者为是本形。更受身耶。辛苦荼毒。世所无偶。譬如林树无花众蜂远离。被霜之草叶自燋卷。枯涸之池鸿雁不游。被烧之林糜鹿不趣。田苗刈尽无人捃拾。今日贫困。说往富乐。但谓虚谈。谁肯信之。世人甚众。无知我者。由我贫穷。所向无路。譬如旷野为火所焚。人不喜乐。如枯树无荫。无依投者。如苗被雹霜。捐弃不收。如毒蛇室。人皆远离。如杂毒食。无有尝者。如空冢间。无人趣向。如恶厕溷。臭秽盈集。如魁脍者。人所恶贱。如常偷贼。人所猜疑。我亦如是。所向之处。动作讥嫌。所可谈说。发言生过。虽说好语。他以为非。若造善业。他以为鄙。所为机捷。复嫌轻躁。若复舒缓。又言重直。设复赞叹。人谓谄誉。若不加誉。复生诽谤。言此贫人。常无好语。若复教授。复言诈伪。耆旧强有所知。若广言说。人谓多舌。若默无言。人谓藏情。若正直说。复云粗犷。若求人意。复言谄曲。若数亲附。复言幻惑。若不亲附。复言骄诞。若顺他所说。复言诈取他意。若不随顺。复言自专若屈意承望。骂言寒贱。若不屈意。言是贫人犹故自我。若小自宽放。言其愚痴。无有拘忌。若自摄捡。言其空粗。诈自端礭。若复欢逸。言其诪张。状似狂人。若复忧惨。言其舍毒。初无欢心。若闻他语。有所不尽。为其判释。言其命趣以愚代智耐著之甚。若复默然。复言顽嚚。不识道理。若小戏论。言不信罪福。若有所索。言其苟得不知廉耻。若无所索。言今虽不求后望大得。若言引经书。复云诈作聪明。若言语朴素。复嫌疏钝。若公论事实。复言强说。若私屏正语。复言谗佞。若著新衣。复言假借严饰。若著弊衣复言儜劣寒悴。若多饮食。复言饥饿饕餐。若少饮食。言腹中实饥诈作清廉。若说经论。言显己所知。彰我闇短。若不说经论。言愚痴无识。可使放牛。若自道昔事业。言夸业自誉。若自杜默。言门资浅薄。诸贫穷者。行来进止言说俯仰。尽是[億-音+(夫*夫)]过。富贵之人。作诸非法都无过患。举措云为。斯皆得所。贫穷之人。如起尸鬼。一切怖畏。如遇死病。难可疗治。如旷野险处绝无水草。如堕大海没溺洪流。如人捺咽。不得出气。如眼上翳。不知所至。如厚垢秽。难可洗去。亦如怨家。虽同衣食。不舍恶心。如夏暴井入中断气。如入深泥滞不可出。如山暴水駃流吹漂树木摧折。贫亦如是。多诸艰难。贫穷又能毁坏。壮年好色。气力名闻。种族门户。智慧持戒。布施惭愧。仁义信行勇武意志。悉能坏之。又复能生。饥寒怨憎。轻躁褊狭。忧愁惨毒。嫌责罪负。如是众苦。从贫穷生。譬如伏藏。多有杂物。贫伏藏中。多有种种身心苦恼。夫富贵者。有好威德。姿貌从容。意度宽广。礼义竞兴。能生智勇。增长家业。眷属和让。善名远闻。灯指思惟。我今贫厄。世间少比。正欲舍身。不能自殒。当作何方。以自存济。

复作是念。世人所鄙。不过担尸。此事虽恶交。无后世受苦之业。若当余作。或值杀生。作诸不善。以此而言。我请为之。尔时有人。闻其此语。即雇担尸。灯指取直。寻从其言。担负死人。到于冢间。意欲掷弃。于时死人。急抱灯指。譬如小儿抱其父母。急捉不放。尽力[打-丁+勉]却不能得去。死人著脊。犹如胡胶。不可得脱。排推不离。甚大怖畏。作是念言。我于今日。担此死人。欲何处活。即诣旃陀罗村语言。谁能却我背上死尸。当重相雇。诸旃陀罗。详共尽力。共挽却之。亦不肯去。余见之者。骂灯指言。狂人何为。担负死尸。入人村落。竞以杖石。而打掷之。身体伤破。痛惧并至。有人怜愍。将其诣城。遂到城门。既到门下。守门之人。逆遮打之。不得近门。此何痴人。担负死尸。欲来入城。自见己身。被诸杖木。身体皆破。甚怀懊恼。发声大哭。而作是言。我正为食。作此鄙事。今日忽然。遭此大苦。由我贫困。不择作处。为斯贱业。冀得价直。以自存活。如何一旦。复值苦毒。宁作余死。不负尸生。且哭且言。时守门者深生怜愍。放令还家。到自空室。先同乞索诸贫人等。共住之者。遥见死尸在其背上。悉皆舍去。既到舍已。尸自堕地。灯指于时逾增惶怖。闷绝躄地。久乃得稣。寻见死尸。手指纯是黄金。虽复怖畏。见是好金。即前视之以刀试割。实是真金。既得金已。心生欢喜。复剪头项手足。如是剪已。寻复还生。须臾之顷。金头手足。其积过人。譬如王者失国还复本位。如盲得眼视瞻明了。如久思他女得与交欢。如学禅者忽得道证。灯指欢喜。亦复如是。库藏珍宝。倍胜于前。威德名誉。有过先日。亲里朋友。妻子僮仆。一切还来。灯指叹曰。呜呼怪哉。富有大力。能使世人来归极疾。呜呼怪哉。贫有大力。能使所亲舍我极速。我先贫时。素所亲昵。交游道绝。总无一人与我语者。今日一切颙颙承事。合掌恭敬。假使生处如帝释。勇力如罗摩知见如天师。若无钱财都无所直。富者不问愚智。皆称好人。实无所知。人以为智亦得勇健。诸善名闻。虽复丑陋老弊。少壮妇女。乐至其边。阿阇世王。闻其还富。寻即遣人。来取其宝。其所取者。尽是死人。还掷屋中。见是真金。灯指知王欲得此宝。即以金头手足。以用上王。王既得已赍之还宫。于后灯指作是思惟。而说偈言
 

五欲极轻动  如电毒蛇虫
 荣乐不久停  即生厌患心 
寻以珍宝。施与众人。于佛法中。出家求道。精勤修习。得阿罗汉。虽获道果。而此尸宝。常随逐之
比丘问佛。灯指比丘。以何因缘。从生以来。有是指光。以何因缘。受此贫困。复何因缘。有此尸宝。常随逐之。佛告比丘至心谛听。吾当为汝说其宿缘。灯指比丘。乃往古世。生波罗奈国大长者家。为小儿时。乘车在外。游戏晚来。门户已闭。大唤开门。无人来应。良久母来。与儿开门。嗔骂母言。举家担。死人去耶。贼来劫耶。何以无人与我开门。以是业缘。死堕地狱。地狱余报。还生人中。受斯贫困。光指因缘。尸宝因缘。为汝更说。过去九十一劫有佛。名毗婆尸。彼佛入涅槃后。佛法住世。灯指尔时。为大长者。其家大富。往至塔寺。恭敬礼拜。见有泥像。一指破落。寻治此指。以金薄补之。修治已讫。寻发愿言。我以香华伎乐供养。治像功德因缘。持此功德愿生天上人间。常得尊豪富贵。假令漏失寻还得之。使我于佛法中出家得道。以治佛指故。得是指光及死尸宝聚。以恶口故。从地狱出。得贫穷果报。佛说是灯指因缘经时。诸天人民。散众天华。作天伎乐。供养已讫。便还天宫。以是因缘。少种福业。于形像所得是福报。乃至涅槃形像尚尔。况复如来法身者乎。能于佛法。如说修行如此功德。不可限量若欲生天人中受诸快乐。应当至心听法。以恶口因缘。受大苦报。应畏众苦。远离恶口诸不善业。以此观之。一切世人。富贵荣华。不足贪著。于诸人天。尊贵不应喜乐。当知贫穷是大苦聚。欲断贫穷不应悭贪。是以经中。言贫穷者。甚为大苦灯指因缘经

评分

参与人数 2正气 +120 收起 理由
护善 + 100 南無阿彌陀佛
znamtf + 20 感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4-9-3 22: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阿弥陀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9-9 13:0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2-18 21:5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22 20:36:46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赞叹
南无阿弥陀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戒邪淫论坛  

GMT+8, 2020-7-6 03:44 , Processed in 0.052909 second(s), 1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