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邪淫论坛- 清净自在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373|回复: 0

相遇沪宁之南京公益分享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2-21 21:44: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月16日,在南京市鼓楼大钟亭的一个会议室内,寿康学会徐冉会长应邀在此围绕“健康”做了一天的分享。
  南京灵慧读书会的冯敏作为主持人,向大家介绍了徐冉会长。徐冉老师上午分享了:病由心解—中医心理学,下午分享了:相遇庄子,讲述庄子顺人而不失己的生活艺术。
  在中医心理学方面,徐老师与大家介绍了本土心理学中的王凤仪思想,王中平的心平健康学和谈荣清的正字五画。重点分享了王中平老师的心平健康学,并带领大家学习了心身健康探索提纲。下午的相遇庄子,提出“关心不担心,帮人不管人,欣赏不占有,请求不要求”这一庄子顺人而不失己的生活艺术,并一一分析解读。徐老师在分享会上以自己独特的演讲风格,所讲到的语句,可谓句句是经典。“每个人的情绪都是无常变化的”、“痛苦是有价值的”、“每个人都有自我疗病的智慧和能力”、“所有的伤害是可以彻底痊愈的”。

  附:
  1.道和分享感受:
  这两天我一直腰疼,早上去上课的时候,我一边听课一边在座位上捶按我的腰,中场休息的时候,好多家人去问徐老师,我也赶紧去问老师问题,请老师帮我现场解决一下这个腰疼的问题。
  老师问我,你们夫妻感情好吗,我说:不好。最近吵架了吗,我说吵了,(其实是我先生前两天批评了我,我表面上没和他反脸,但是这内心还是有气了。)老师说问题就在这里。
  因为中场休息时间很紧,我让老师教我一个办法快速解决这个腰疼,让我听课更能专心一些。老师问我腰部是什么感觉,我说麻木,他说,那你想怎么样?我想掐掐,恨不得用针扎,让他有点感觉,老师说你需要关心,需要爱护吗?是的,我需要关心,爱护。老师说那好,你马上去念五十遍,“我需要关心,我需要爱护”。我回到座位上才念了十几遍,又开始上课了,我想有这么神吗?我就感觉我的腰有点松了,不像刚才那样是一块铁板,木板似的。
  后来课程中老师讲到,我们把对自己说:我需要……,改成对自己说,你需要……。效果会更好,我赶快也改成,“你需要关心,你需要爱护”,又增加了,你需要尊重。念了有十多遍,中午上课结束时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感觉我的腰又舒服多了,有点热热的气流流过了。下午睡了一个午觉后,腰又开始不舒服了,我又继续对自己说:“你需要关心,你需要爱护,你需要尊重,你需要理解。”记不清念了多少遍吧,又好了,晚上终于睡了一个好觉,早上醒来也没有再腰疼了。内心真是无比的感恩徐老师和所有这次分享会的义工老师们。
  还有一点分享,老师说对周围人要多用,“你已经很努力了,”多找别人的好处,不能说,“你又……”。回家我就用了。儿子很沮丧的对我说,一开学,心情就不好了,怕学不好,怕老是丢三落四的,我对儿子说,“儿子你已经很努力学习了,你已经很努力在改丢三落四的毛病了”,儿子很开心听到我这样说。亲子关系也增进了呢。太感恩老师了。




主持人冯敏向大家介绍本次分享会。

徐冉老师在分享会上。



分享会参与人员认真地听徐老师的分享,有的还做了笔记。

课间小憩,也有许多人来与老师探讨。

下午的分享。

上台感受——请求和要求的区别。

体验相遇疗法。


  2.第一次自我相遇(南京道和~摩西)
  “伤害我可以,伤害我爱的人不行,不能接受!”
  当我们
  固执地认为
  所爱的人没有
  自愈智慧与能力时,
  是在压制他们的成长

  今天早上遇到一件事,我送妈妈去火车站,因为我妈走路慢,腿肿抬不动。好不容易走到进站口,可那个口,刚刚用椅子封上。我给那个小武警商量,给老人进去吧,她已经走不动了。他就是不给进,让我们再回头绕一大圈进去。旁边还有一个年青的女检票员也来帮腔,说刚封好这个口,你们从旁边绕,口气也不好听。求了一会也不行。让我很生气,因为车子已经检票快结束了。只好一路小跑的去绕一大圈。我妈在后面一歪一歪的跟着我跑。我觉得自己怒火中烧,恨不得打那两个人两耳光。但是理智告诉我,要畏惧因果,如是因如是果,肯定以前刁难过别人,不想再怨怨相报,我就忍了吧。也不想去吵架,误了我妈的火车。
  回到单位,我一个人在车上坐了一会,体会了一会我的心情,说了几遍:你生气了,你生气了,还是不行。心情还是很难过。后来打开电脑,看到~寿康学会发到群里的“伤害我可以,伤害我爱的人不行,不能接受!”一下子心里知道了我生气的原因,因为我看到妈妈一瘸一拐的小跑着,我内心是很心疼。觉得我很窝囊,很无能,因为不能保护我爱的人,让她受委屈了,我不能很好的保护妈妈,不能让她的生活一切都顺心如意。我很愧疚。流泪了,我就念:你很愧疚,念了一会。又觉得自己当时没有说的更动情一些,没有好的口才去说服这两个人。很无能,很自卑,很窝囊。于是我又念了一会:你很自卑,很窝囊。现在心情已经平静了很多了,没有了那种想到处向人控诉那两个折腾我们的人。
  然后我又从头再回到在车站我妈妈在后面一歪一歪的跟着我跑的画面,我发现我还是很难受,觉得对不起妈妈,这时脑海中出现了我妈妈在我十几岁时,我爸爸刚去世以后,我带着妈妈去医院看眼睛,那时我才上中学,站在公交车的后门口,到了一站,有人下车,门打开了,我妈站的位置刚好被打开的门给夹在门与车之间,有点疼,但是还不是很严重,我妈告诉我说,她被夹到了,我当时因为小很少独自出门,不知道怎么处理,又自卑,不敢在公众场合大声讲话,就拉了几下门拉不动,就算了,于是就想马上门一关,我妈就可以出来了。但是我妈出来后,就恨恨的怨我说,我被夹住了,你都不想办法帮我一下。我妈在我爸去世后,就知道哭,什么事都是担心害怕,胆小的很。
  我现在知道是以前埋下的这个种子,生活中老是反复的出现这样:我妈受委屈,我没有能力保护她的场景。包括前面几天我妈在我家和我婆婆相处不融洽有点委屈的场景是一样的。
  想到这里我有点豁然开朗的感觉。再回到那个我妈妈在后面一歪一歪的跟着我跑的画面,我发现我妈妈是笑着跑的了。
  徐老师您看我这样是不是一次的自我相遇了呢。
  (徐冉点评:作为初次自我相遇,效果已经很不错了。如果能和身体连接起来,也许更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戒邪淫论坛  

GMT+8, 2020-5-31 05:03 , Processed in 0.068278 second(s), 16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