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邪淫论坛- 清净自在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07|回复: 0

坐花志果 . 果报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2-15 14:08: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坐花志果.果报录》这部书非常的让人赞叹随喜,是部非常好的因果善书,看了一遍,觉得非常的好,与各位尊敬的同修分享。希望有缘有善心的同修,看后多多转发,定会利益更多的人。以期人人深信因果,弃恶向善,严于律己,诸恶莫做,众善奉行,道德正气,和谐祥瑞,充满天地乾坤!

以下敬摘自《坐花志果 · 果报录 ) (清 · 汪道鼎  著)“坐花主人就是书的作者”


费善人
          真赃现获复何词 说盗偏精善士思
          英饼十番钱四贯 笑他邻老太便宜
  【正文】费耕亭观察之祖,开南北杂货店,慷慨仗义,乡里称为善人。里邻之贫困者,多就食其家。
  【译文】费耕亭观察(官名)的祖父,开了一家南北土特产杂货店,慷慨仗义,乡邻称他为善人。邻里中贫困之人,多半在他家吃饭。
  【正文】会岁暮,有邻老来就食后,坐店中帐柜旁,久不去。店伙开柜,失洋十元,遍觅不得,咸疑邻老,执而搜之,果然。当是时,众口交詈,邻老几无所容。适善人出,询得之,曰:“若等大误,是我因渠贫困,取以与之,偶忘向若等言,何得遽而辱詈?”复向邻老谢曰:“伊等勿知,万勿见怪。然君亦太迟钝,何不实告系我所送,而甘辱耶?”又曰:“君适言十洋,尚不敷,可再持钱四千去,以为卒岁资。”邻老遂持钱洋拜谢而归。其行事大率类此。后生孙耕亭先生,由己卯会元,官至福建粮道。善人屡膺诰封,天之报施善人,固不爽也。
  【译文】有一年岁末,一邻居老人,来吃了饭以后,坐在店里的帐柜旁,很长时间不走。店伙打开钱柜,少了十块钱,到处找不到,都怀疑这位老人,就搜他的身,果然搜到了。当时在场的人七嘴八舌地辱骂他,这位老人被骂得羞愧难当,几无容身之地。恰好此时,费先生出来,询问情况后说:“你们真搞错了!是我因为他贫困,拿了给他的,忘了告诉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辱骂他!”又对这位老人谢罪说:“他们不知道,你千万不要见怪!你老先生也太迟钝,为什么不告诉他们这是我送给你的哩,而甘愿受骂!”又说:“刚才你说这十块钱还不够,再拿四千铜钱去。作过年钱。”邻老就拿了钱,拜谢而去。费先生的为人行事,大都类似这样。后来得了个孙子,就是耕亭先生,他由己卯会试中头榜,而官至福建粮道(粮食厅长)。费老先生屡次得封诰。上天回报行善之人,的确一丝不差!
  【正文】坐花主人曰:“二费封翁,皆隶籍常州。其行事,至今人皆啧啧称道之〖啧音责。啧啧,称道不绝口貌。〗。说者谓鹤汀封翁以一言而救万人之命,其所全者大,非耕亭封翁所可比,故其食报亦有大小,予独不谓然。何则?鹤汀封翁之所言,凡识轻重之大体者,皆能见及。特其对中丞数语,不激不随,婉而善入〖犹言婉款动听也。〗为难能耳!至耕亭封翁之所为,则彼以盗来,赃皆现获,责之固非过刻,释之便足明恩,而乃委曲周全,务为讳饰。且惟恐人犹或致疑,更于十洋之外,代之请益。此等居心,真是广大慈悲,无微不至。昔苏次公谓范忠宣曰〖次公,即苏子由,名辙,东坡之弟。范尧夫,名纯仁,谥忠宣。〗:‘公是佛地位中人!’吾于善人亦云。”
  【译文】坐花主人说:“两位费老太翁,祖籍都是常州,他们的事迹,至今还受到当地人的啧啧称赞。评论之中,有说费鹤汀的太翁,一句话救了万人之命,他所保全的功德大,不是费耕亭的太翁所可比的,所以享报也有大小之分。我却不这样看!为什么?因为鹤汀的太翁所说的话,凡是能够认识其中轻重大体的人,都能有相同的见解。他的难能可贵之处,在于他对巡抚所说的话,不偏激不随流,委婉而有说服力。至于耕亭的太翁所为大不相同。那位老人确是偷盗而且赃物现获,加以责备本不算苛刻;饶恕他也就是以表明自己的宽厚了。他反而设法委曲周全老人的名声,为他掩饰,而且生怕别人还会怀疑,又在十块银之外,再加四千。这样的居心,真是广大慈悲,无微不至了!以前苏次公(即苏辙,东坡之弟)曾对范忠宣(即范尧夫,谥忠宣)说:‘公是佛位中人!’这句话我也要用来赞叹耕亭的老太翁!”
             三七、张明德
         礼貌微嫌肆征轻 笑他明德愧芳名
         献茶索费心非很 天道从来善剂平
  【正文】华亭户书张明德,奸巧善舞文〖舞文,注详胡封翁篇。〗。夤缘为糟胥。既得志,益肆行无忌。乡民之良懦者,都横遭吞噬〖噬,音誓,咬也。(按)此句犹言受其害也。〗。与人有睚眦怨〖睚,崖;眦,音尺,明迈切,音柴,去声,(史记范雎传)睚眦之怨必报。(按)睚眦,仇恨貌。〗,辄中以危法〖辄,音尺,即也。〗。以故其同侪,皆侧足视之〖(南史郭祖深传)远近侧足,莫敢纵恣。(按)侧足,畏惮之貌。〗,弗敢与抗。
  【译文】华亭县户书张明德,奸巧权诈,善于巧构文章,走后门通关节当上了糟胥(征粮官)。得志之后,更加肆无忌惮,百姓中之善良胆小者,都受过他的坑害。与人只要有一点小怨,常以重罪中伤。因此同事人都怕他几分,不敢和他对抗。
  【正文】有皂役陈大忠者,性伉直,独弗为之屈。明德积不平,思有以中伤之,久之未得闲〖隙也。〗。壬寅春,漕事将竣,明德以粮串数百石,嘱大忠赴乡,催收折色。时每石折收洋银五元六角。大忠既行,明德遂白官增其价〖白,告也。〗至六元三角。及大忠回,如前数收缴,明德遽曰:“是尚缺三百余元,得无汝中饱耶?”大忠艴然曰〖艴,音拂。(孟子注)艴然,怒色也。〗:“我行时只五元六角,城中骤增价,我安得知?”与之忿争而散。明德竟以大忠侵蚀告官〖蚀,音食,犹亏也。〗。官拘大忠,责令赔补。大忠抗不承,遂下狱,坐侵用官银,遣戍河南。
  【译文】有一名皂役陈大忠,性情亢直,就是不买他的帐。张明德积忿难平,心中无时不在盘算中伤他,一直找不到机会。壬寅年春天,催缴公粮之事即将完成,张明德就以还有数百石零星尾数未缴齐,吩咐陈大忠下乡去,折算成现款追缴入库,告诉他每石折收洋银五元六角,陈大忠就动身去了。张明德立即把折算价格增加至六元三角上报县令。等到大忠回来,按前数上缴粮款时,张明德突然说:“还缺三百多元,该不是你从中私吞了吧!”陈大忠生气说:“我动身时,只是五元六角,城里突然涨价,我怎么能知道!”和张争执了一阵,不欢而散。张明德就以陈大忠侵吞粮款向县令告了。县令拘捕了大忠,责令他赔补。大忠不承认,就被下了监狱,以侵吞公款罪判决充军河南。
  【正文】大忠有屋数楹,田十余亩,尽卖之为安家及行资,已署券矣〖署券,写契也。〗。明德闻之往告买主曰:“大忠侵亏国帑,其产应变价偿官,尔收私售犯产,当与同罪!”买主惧,厚赂之而请计焉。明德故为踌躇〖踌躇,音俦除,顾虑不决貌。〗曰:“价已付乎?”曰:“未也。”曰:“未付,尚可挽。尔速取契及买价来,我为尔呈官,大忠来索价,令其赴库请领,则尔无患矣。”买主从之,尽以价与明德。
  【译文】陈大忠有几间住房和十多亩地,只得全部卖掉用来安置家人和用作自己的路费,卖契已经双方签字划押。张明德听说此事,就找到买主说:“陈大忠是亏空官银,他的家产应当变卖赔偿缴官。你收买犯人私卖财产,就和他同罪。”买主吓坏了,就送了一大笔钱给张明德,并请他给想计策。张故意作出颇费踌躇的样子说:“钱已经交付了吗?”回说还没有。张说:“还可以挽回。你快把契约和价款拿来。我替你把它交官。陈大忠来取钱,你让他到官库来取。这样你就没有后患了。”买主听从了他,把全部价款交给了张明德。
  【正文】大忠之遣戍也,已预报家产尽绝。闻之,怨愤而已,竟不敢领价。是冬大忠赴戍,寄其妻子于外家,痛号出城,哀动行路。当是时,大忠身负奇冤,千里赴戍,一家星散。自问还乡无日,抱恨终身。而明德徒以大忠礼貌微嫌,既入其罪,复罄其资,意气骄横,自谓泰山磐石之安〖磐,音盘。磐石,大石也。(荀子)国安于磐石。(按)泰山磐石,譬喻势大,不可摇动也。〗,更无有与之为难者矣。
  【译文】陈大忠被判充军时,已知道自己家财尽绝,现要他去官库取钱,不敢前去只有怨愤而已。这一年冬,陈大忠被发配,只得寄养妻子在外人家,嚎啕大哭着出了城,身负奇冤,千里充军,一家星散。自问还乡已渺无希望,抱恨终身,怀着一颗哀伤的心踏上征途。而张明德,只是因为陈大忠对他礼貌上有所嫌恶,不但给他加上罪名,而且还把他的全部家产剥夺一空;意气更加骄横,自以为自己的地位,像泰山磐石一样稳固,今后更不会有人敢和自己为难了。
  【正文】会豫河决口道阻,遣戍者皆奉文还本县监,俟水退再往。大忠于癸卯二月十二日复返华亭。监未旬日,而明德难作。先是华邑兑丁费重,民间折色迟缓,漕总先筹款垫给,不足数则船先发,而留丁以俟。历年遵办无少误,是年邑令刘公莅任未久,明德思有以挟制之,预白官,新漕须俟帮费清,始能开,不信,则日嗾运丁水手〖嗾,音叟,犹唤也。〗入署哓索〖哓,音嚣,犹闹也。〗。令怒以责明德,明德因服生鸦片至门房,意谓以觅死图赖,令必将活我,别筹款以给运丁。漕艘既开〖艘,音搜。(正韵)船总名。〗,则官项可任意侵蚀矣!及与阍者语〖阍,音昏。(礼祭义)阍者,守门之贱役也。〗。阍者见其须有生烟,大骇,白令。令怒,急下明德狱,未入狱门,已昏瞀不能语〖瞀,音茂。(玉篇)瞀,目不明貌。〗。凡服生鸦片者,得凉水即解,忌热茶,饮之立死。大忠在狱,闻明德将入,喜极,预储热茶以俟。见明德入,迎谓之曰:“明德,汝亦来此乎?”手捧茶劝之。明德昏乱中遽饮之,饮竟,即扑地,不移时死。死后明德妻子欲携尸自监墙上出,大忠与同监者不可,曰:“必反我售产资,而予同监者千金,乃可。”
  【译文】恰好此时,黄河决口,道路阻塞,被充军的人,得到公文都返还本县关押,等水退以后再去。陈大忠就于癸卯年二月十二日返回华亭县,在监狱呆了不到十天,张明德就出事了。以前,华亭县的漕丁税很重,老百姓缴纳迟缓,水运漕帮总部都是预先筹措一笔款项垫支,让船队先出发,不足的余数,留下一人等待收齐。历年都是遵此办理,没有出过问题。这一年新任县令刘公上任不久,张明德想借此挟制新县令,给他一个下马威,就预先向他说,新漕船队必须等到丁税收齐才能出发。县令不信,张明德就每天唆使漕运水手到衙署来吵闹。县令刘公生气了,责备张明德。他就吞服了生鸦片来到署衙门房,他心想用寻死来耍赖,县令一定不会让他死,就会另想办法筹足款项交给运丁,打发漕船出发。船队一走,那么以后所收的丁税,就可任意落入自己腰包了。当张明德和门房守卫说话的时候,门房见他胡须上有生鸦片,吓了一大跳,赶紧去禀告县令。刘公大怒,立即下令把张明德关押起来。还未走进监狱大门,张明德就头昏眼黑,不能说话了。凡吞服生鸦片,只要喝碗凉水,毒就解了,忌喝热,一喝就死。陈大忠在狱中听到张明德也要被关进来,高兴极了,预先准备了热茶等候他。见到张被搀进来,就迎上去对他说:“张明德,你也来这儿啦!”端上热茶劝他喝,张明德昏乱中就喝了下去。喝完扑倒在地,不到一会功夫,就死了。死后,张明德的妻子想把尸体从监墙上抬出去,陈大忠和同狱人不答应,说:“必须把我房产钱还给我,同时要给同监者一千元,才行。”
  【正文】当明德在时,恃其巧诈,凌砾同类〖砾音立。凌砾,犹欺侮也。〗。同类咸疾之,大忠之事人尤不平。及其死也,莫不称快,至是竟无有为之解者。其子费千二百金,尸始得出。盖距大忠之反,仅十日而明德死。死后两月,大忠复赴戍。濒行〖濒,音频,犹临也。〗,以己及明德先后获罪下狱始末,嘱人叙其事而镌之,版遍送四方,以示报施之巧焉。
  〖译文】张明德在世时,倚仗巧诈权谋,凌辱欺侮同事,大家都痛恨他。陈大忠的事,人们都心怀不平,张明德死了,莫不称快。到了这个时候,没有一个人出来解劝。张的儿子化了一千二百元,尸首才抬出了监狱。这离陈大忠回到本县,只不过十天。张明德死后两月,陈大忠再度被押送充军。临行前,陈大忠把自己和张明德先后获罪下狱的始末,叙说出来,希望把这件事刻印散发,以表明因果报应之巧妙。
  【正文】坐花主人曰:“果报之巧且速,无逾此者。天岂专为一陈大忠偿其冤哉?特大忠一事,其险恶尤为显著耳!阴谋积久,自堕网罗。君瓮子矛〖瓮,乌贡切,音翁,去声,坛类。(唐书)周兴为人诬告,武后令来俊臣讯之,而兴不知。俊臣问兴曰:囚多不承,当以何法治之?兴曰:置一大瓮,令囚入内,外用炭火,炙之自承。俊臣曰:有旨,请君入瓮。(韩非子)有鬻矛盾者曰:吾盾之坚,物莫能陷。又曰:吾矛之利,物无不陷。或曰:以子之矛,陷子之盾,何如?其人不能应。(按)君瓮子矛,犹自作自受之义。〗,古今一辙〖一辙,犹言一例也。〗。阴险何益哉?”
  【译文】坐花主人说:“果报之奇巧且快速,这桩事可能是说得最明白的了。上天并非专为陈大忠一人偿还冤债。只陈大忠一事,其险恶程度最为明显。阴险狡诈之事作倚多了,自会堕入罗网,“请君入瓮”,“子矛子盾”之例,古今并无区别。用心阴险有什么好处?!”
             三八、潘氏世德
         有钱难买子孙贤 谁更修来梵果虔
         幸是冢君能济美 应该富贵永蝉联
  【正文】吴门潘氏,世载其德,天乃大昌厥后,锺灵毓秀〖成句出处未详。(按)锺,聚也;毓,音义同育。〗。以有太傅文恭公,位极三公,身备五福。福履之盛,不独近今无两,即求之古人,亦罕其匹。其发祥所由〖(诗经)长发其祥。〗,他书记载已多,无烦赘述〖赘,音醉。赘述,复言也。〗。而太傅长君恭甫孝廉,乐善好施,不求仕进。太傅当国十余年,恭甫间岁一至京师定省〖间,音见。间岁,隔岁也。(曲礼)凡为人子之礼,冬温而夏清,昏定而晨省。(注)定,定其衽席;省,省其安否。〗不久即归。家居于当道无私谒,就见之,亦弗拒。询地方利弊对甚悉,然终不干以私,亦弗报谒〖报谒,答拜之谓。〗。
  【译文】苏州的潘氏家族,世人都称颂其善德。上天也使其家族后辈兴旺昌盛,灵秀出众的人才辈出。就举太傅文恭公,他位极三公,身备五福,操履福报之盛,不但近今找不出第二个,就是从古人之中也难以找到一位能和他匹敌的。他发迹的由来,其它书上已记载了很多,就不在这里重复了。他的长子恭甫孝廉,乐善好施,不求进仕升官。太傅在任十余年,他隔年进京拜省一次,很快就回来。居住在家,不与当道官员私下交往。如果他们来求见,他也不拒绝。若向他询问地方上的利弊征求意见,他对答得很详细,了若指掌。但始终不以私情相交,也不去回拜他们。
  【正文】四十以后,虔修梵果〖梵,音饭,西域浮图种号。(按)梵果,犹言佛教也。〗。人无贵贱皆与均礼,有急难求之,无弗应。有田数千,佃户还租者纳之,不还弗较也。家有喜庆事,或岁小歉,辄尽免其租。其余一切善举,不可殚述〖殚,音单,尽也。〗。余往来吴门,闻其行谊甚悉,以为果有天道,其后必昌。
  【译文】四十岁以后,虔心修佛。与人相处,不分贵贱,都待以平等之礼。有急难求他,没有不答应的,潘家有田产数千亩,佃户主动来交租,就收下,不来交,他也不计较。家中有喜庆之事,或者遇到天灾欠收,往往全部免除租粮。我往来苏州,听到许多有关他的事迹,所以很了解。我以为,果然有天道的话,他的后辈必定昌盛。
  【正文】咸丰初元,太傅引年致政〖告老之谓。〗。今天子优礼元老〖优礼,厚待之谓。(诗经)方叔元老。(注)元,大也。〗,恭甫犹子祖荫〖侄曰犹子。(礼记)兄弟之子,犹子也。〗。以长孙蒙恩钦赐举人。越明年,壬子,成进士。一甲第三人,祖孙鼎甲,遂为词林佳话。此固祖德之厚,亦恭甫有以世济其善。潘氏之兴,未有艾也〖艾,注详首篇。〗。
  【译文】咸丰初年,太傅公告老还乡。当今天子对元老大臣待以优礼。恭甫的侄儿是潘门长孙,蒙皇恩钦赐举人,第三年(壬子年)成进士。祖孙三人皆是鼎甲,于是成为词林佳话。这固然是由于祖德隆厚,也是因为恭甫以善济世所成。潘氏之兴旺,才开始呢!
              三九、解砒毒方
         行医原要救人心 任意敲财终不应
         九命误伤皆出尔 九生砒毒判分明
  【正文】歙人蒋紫垣,有秘方解砒毒立验。然求之者必索重资,不满所欲,则坐视其死。一日行医邻县,中夜暴卒,见梦于居停主人曰〖居停,注详首篇。〗:“吾以耽利之故〖耽,音丹,犹贪也。〗,误人九命,死者诉于冥司,冥司判九世服砒死,今将赴轮回。我赂鬼卒,求以解砒毒方相授。君为我活一人,则我少受一世业报。若得遍传济世,君更获福无量。言讫,呜咽而去,曰:“吾悔晚矣!”其方以防风一两研末,水调服,并无他药。又异谈可信录,载冷水调石青,解砒毒如神。
  【译文】蒋紫垣,安徽歙县人,有解砒霜巨毒秘方,非常灵验。但是来求秘方的人,他都索要高价。如果不能满足他。就坐视人家中毒而死,毫不动心。有一天,他行医来到邻县,半夜突然死去。托梦给他留居的房主,说:“我因为贪财,误了九条命。死者在冥司状告我。冥司判我九世都服砒毒死。现在我要去轮回投生了,我买通了鬼卒,请他让我把解砒毒秘方交给你。先生如能用此方为我救活一人,我就能少受一世业报。如果你能把此方遍传世间,那么先生你将获福无量。”说完悲泣而去,临走时又说:“我后悔已晚了!”这方子只有一味药防风一两,研细成末,用水调服,没有其它的药。此外《异谈可信录》记载,用冷水调石青,解砒毒有神效。
              四十、云间守
         荷担原来歇路旁 笞他冲道已乖张
         死者本是佣人体 偿命须要守自亡
  【正文】某太守,以部郎出守云间〖(颜延之诗)一麾乃出守。(按)为知府曰出守。〗性贪暴。每出,驺从所过〖驺,音邹;从,去声。(晋书舆服志)驺骑导从。〗行者避道稍缓,辄遭鞭挞。
  【释文】某太守,本是部郎。外放云间(华亭)作太守。性情贪婪而暴戾,每次出府,骑马在前开道的卫队所过处,路上行人躲避稍有迟缓,就遭鞭挞。
  【正文】一日,自城西归。有为纸店担纸者,担而立于道左。守嗔其不弛担〖嗔,怒也;弛,音豕,丢离也。(左传庄公)弛于负担。〗,令役曳之至舆前,叱责之。其人果愚戆〖戆,音杠。愚戆,愚直之谓。〗,愤曰:“我并未冲道,不弛担有何罪?”守大怒,曰:“何物小民!敢尔挺撞!”叱役痛棰之〖棰,音垂,杖也。〗。棰竟,复令曳之上,曰:“汝知罪否?”曰:“民何罪见责?实不知!”守固很戾,一旦于街市中,见折于小民,惭且怒,复榜之数百〖榜之,义与棰之同。〗。血肉横飞,尚不释,令役押发华亭治其冲道之罪。吏役索店主钱数十千,幸华令见其伤甚,不复责。押数日释令归,归而店主怨其生事被累,逐之。其人既横被酷刑,复为店主所逐,遂自缢死。
  【释文】有一天太守从城西回府,有一个为纸店担纸的挑工,担着担子立在路的左边。太守嫌他不放下担子就生气了,命轿旁的役夫把他拖到轿前,呵责他。他性格愚憨,生气说:“我没有冲道。不放下担子,有什么罪?”太守大怒说:“你是什么东西,竟敢顶撞。”大声叱令役夫把他痛打一顿,打完,又命把他拖到轿前,说:“你知罪不?”答说:“小民有什么罪而遭责打,真不知道。”太守本性很傲慢,现在竟然在街市广众之中被这小民顶撞,恼羞成怒之极,又下令打了几百棍,打得他血肉横飞,还不放他,命令役夫把他押送到华亭县府,治他冲道之罪。吏役乘机勒索纸店店主数十千钱。幸亏华亭县令见他伤得很重,没有再责打他,只关了几天就放了出来。他回到店里,老板埋怨他惹出事来牵连老板,把他赶了出去。他无缘无故遭到酷刑,回到店上又被逐出,一时实在想不通,就上吊自杀了。
  【正文】未旬日,守背生五疽,痛不可忍。医者谓此名百鸟朝凤,幸而不溃〖溃,音愧,犹烂也。〗,则疾尚可为。一夕,梦见荷纸担者,以手揭其疽,痛极呼号而醒,呼侍婢烛之〖烛,犹照也。〗,疽已尽溃,脓血四溢,衽席皆湿〖衽,音忍。(周礼注)衽席,单席也。〗,诸医咸束手。自是每合眼,即见荷纸担者立于前,百方祈禳不应。卧不能贴席,惟翘首据席,俯伏床上,略一转侧,痛入心肺。见者谓此真地狱变相。号叫数旬而死。死时阖署,咸见担纸者云。
  【释文】不到十天,太守背上生了五个疽痈,疼痛难忍。医生说这种疮名百鸟朝凤,幸好没有溃烂,还有救治的希望。有天夜里,太守梦见担纸的人,用手揭他的疽疮,痛极大叫而醒,呼来侍婢拿烛火一照,全部溃烂,脓血四溢,被褥都湿透了。医生已束手无策。从此每当合眼,就见担纸人立在床前,想尽办法祈祷消灾,都归无效。太守不能仰面平躺,只有用肘撑住床板翘着头,俯伏在床上,稍一转动身体,就痛入心肺。见此情景的人都说这真是地狱变相。就这样痛苦号叫了几十天,才断气。死时,署里的人都说见到了那个担纸的人。
  【正文】坐花主人曰:“士大夫当威福在手时,一意妄行,初不顾人之难堪。呜呼!人吾同类也,而顾可以逞吾残忍,自取快意乎?卒之血肉横飞时,彼固无如我何。疮溃脓溢时,我亦无如彼何矣。吾愿世之为士大夫者,慎弗至无如彼何之时,而后悔也。”
  【释文】坐花主人说:“当官掌权的士大夫,当你威福在手之时,任意妄行,一点不考虑别人的难堪处境,可悲啊!大家都是人,难道可以随意逞显自己的凶狠残忍,以求自己快意吗?你把他打得血肉横飞之时,他固然把你无可奈何!而当自己疮溃脓溢时,你也就无可奈何他了!我但愿世上当官掌权的士大夫们,谨慎小心,不要把事情弄到“无可奈何”的地步,就后悔莫及了!”
              四一、雷殛阴谋
          久存诡计用谋心 害命贪财大不应
          妇在田间天已灭 殛夫须令罪宣明
  【正文】丹阳北门内民家,颇殷阜〖殷阜,富也。〗,开六陈行于门前。兄弟四人,惟仲有一子,仅数龄,四房共育之,珍如掌上珠。手镯项圈,皆黄金而饰以珠玉,值百余金。
  【译文】丹阳县北门内,有一民家,开了一间药材行,颇富有。兄弟四人,只有老二有一儿子,只有几岁,四房共同哺育,爱如掌上珠。这孩子颈上金项圈,双手金手镯,还都镶上珍珠宝玉,值百多两黄银子。
  【正文】乳娘尝抱之,戏于店堂。忽来一妇人,携糕饼以与其子,随乳娘入其家。自言系北乡洲上人,貌中平而言儇利〖儇,音暄。儇利,敏捷之谓。〗。众颇爱之,稍坐即去。自是频频来,来必抱持其子,或袖出点果与食,或抱之街中买以予之。如是者数月,家人习以为常。
  【译文】乳娘常抱着他在店堂里玩耍。忽然来了一位妇人,带着糕饼逗弄孩子,后又跟随乳娘进到家里,她说是北乡洲上的人。这妇人相貌平平,而口齿伶俐,很得家人好感,坐了一会儿,就走了。从此她就经常来,来就抱着孩子,或者拿出糕点水果给他吃,或者抱着他到街上去买给他吃。这样经过了数月之久。家里人都习以为常了。
  【正文】一日,复抱其子去,久不归。众皆疑其有亲串往城中,不以为意。至夜寂然,四觅无踪。于是合宅腾沸〖沸,音费。沸腾,乱貌。〗。姑往北乡沿村询访,查无其人。数日后,有人来言离城十余里,山脚下深洞中,有一婴儿,反扑于地;驰往视之,果其儿,僵矣!七窍皆有沙泥,而衣饰尽弛〖弛,音池,脱去之谓。〗。始悟其妇因垂涎金饰故,频来保抱,为谋财害命计。控官勒缉未获,而不知妇实七里庙农家妇也。妇孀居与邻村某甲奸,甲家贫,衣食皆赖于妇。力不给,则拐盗以足之。行恶多端,顾不于其乡,故无有知之者。
  【译文】有一天,她又抱着孩子出去,很久没有回来,家人都疑心她抱着孩子到城里的亲戚家串门去了,没有在意。到了天黑,依然不见回来,四处寻找,没有一点踪影,于是全家闹开了锅。就往北乡沿村询访,查无此人。几天以后,有人来说,离城十多里地的山脚下深洞里,有一个婴儿,扑在地上。急忙赶去,果然是这孩子,已经死了,七窍塞满了泥沙,被剥得精光。这时大家才明白,这妇人因垂涎金宝饰物,才常来抱弄孩子以图财害命。家人就控告到官府,官府出了通缉令捕捉,一直未获。其实,这妇人是七里庙的一农家妇,死了丈夫,与邻村某甲通奸。甲家中贫困,生活衣食全赖她供给,供不起,就用拐骗偷盗来弥补,作了许多恶事,但她不在本乡作恶,所以当地人都不知道。
  【正文】既谋儿命,尽以金珠与某甲变价作本,行贾于外〖贾,音古。〗。妇家居,一日与村妇数辈饷田间〖饷,音叶享,送田饭之谓。〗,坐待食毕。忽阴云骤合,雷电奋兴,旋绕于众妇之首,众咸惊〖,音立,惧也。〗。是妇尚夷然谓人曰〖夷然,自若貌。〗:“雷击亏心人。有亏心事者,速言之,可免天谴。”言未已,霹雳一声,妇跪而死。某甲行贾于外,距家尚数十里。同日为风雷挟之至儿死处,跪于地,曳之不能起。霹雳震其顶,紫雾绕其身,神已痴而口尚能言,尽吐其与妇窃盗奸拐,并谋死婴儿事。翌日始毙〖翌,音亦,翌日,明日也。〗。而某家之嗣竟绝。
  【译文】她把孩子杀死后,就把金珠全部给了甲,变卖作本钱,在外作起了生意。农妇本人住在家里。一天,她和本村几个妇女送午饭到田间,坐着等他们吃完。忽然之间阴云四合,雷电大作,在她们头顶上旋绕。大家都胆颤心惊。这个农妇却若无其事地说:“雷殛亏心人。做了亏心事的,赶快说出来,才可免遭老天谴罚!”话还没有说完,一声霹雳,她就跪着死了。某甲正在外行商,离家还有几十里,同一天被大风雷电挟持到孩子死的地方,跪在那里,人们拉他,拉不起来,一道霹雳电光击中他头顶,浑身绕着紫色烟雾,神识已经痴呆,口还能说话,把自己和农妇通奸、偷盗、拐骗和谋杀婴儿的事,点滴无余全部讲了出来,到了第二天才死去。而开药行的那一家,也绝了后嗣。
  【正文】坐花主人闻之而叹曰:“雷霆之威,若是其神且速也!噫!以此警民,民犹有阴谋毒计,肆行而罔知顾忌者,何其冥顽不灵哉!”
  【译文】坐花主人听说此事,感叹说:“雷霆之威力,就是如此的神奇而迅速!唉,用这样的方式来警告大众,竟然还有人施设阴谋毒计,肆无忌惮,而不知道应该有所忌畏,真是顽固不化到了何种地步!”
              四二、牛头人
         前生杀孽今生追 孽镜照时识祸胎
         幸得中途从释子 重修忏悔转轮回
  【正文】浙东王生〖浙东,即绍兴。〗,春日郊游,遇老于田间〖,音孛,母牛也。〗。举角相触,生趋而过,牛反身欲追,为牧者掣其人而止,犹矫首顿足,目瞠然相视也〖瞠,音撑,去声。瞠然,直视貌。〗。
  【译文】绍兴府一位姓王的书生,春天到郊外去踏青游玩,在田间迎面遇到一头大母牛。它头一低,伸着双角就抵过来,王生见势侧身小心地躲了过去。牛转过身来想追,被牧牛人拉住拴绳才没有能追上来。但还是翘起头,使劲蹬着蹄子,睁大眼睛瞪着王生。
  【正文】是夕王生梦为皂衣隶拘去〖皂,黑色。〗。至一官署,与多人对簿〖(史记李广传)大将军使长史,急责广之幕府对簿。(按)对簿,对责之谓。〗,或男或妇,皆牛首而人身,咸称谓王生所害。上坐者戴珊瑚冠,朝服挂珠,如中丞仪服。讯生何以杀此多牛?生自陈祖父以来,家承儒业,戒食牛犬肉,已历三世,何由杀牛。上坐者命绿衣吏持一镜,引生自照,恍悟前世本屠者,器利而技精,常一日解十余牛。至中年深悔执业之非,惧遭孽报,因削发入天台山为僧。戒律精严,八十余端坐而化。以宿孽故,不能生忉利天〖忉,音刀。(法苑珠林)三十三天,总名忉利天。〗
  【译文】当天夜里,王生梦见被一位穿黑衣的役隶拘捕,来到一官署,要他与许多人对质。这些人有男有女,但都是牛头人身,异口同声说是被王生害死的。大堂上首坐着一位头戴珊瑚冠,身穿朝服挂珠,气度服饰像中丞一样的人。问王生为什么杀死这么多头牛?王生陈述说,从祖父以来,都以儒业传家,而且戒食牛肉和狗肉,已经三代了,怎么会杀牛呢!上面的人就吩咐绿衣吏拿来一面镜子,让王生自己去照。一照之下,恍然而悟自己前生是一个屠夫,屠刀锋利技术精熟经常一天之内要宰杀解割十多头牛。到了中年深悔自己从事的行当罪业沉重,怕遭孽报,因而入天台山削发为僧,严持戒律,精进修行,八十多岁时,端坐而化。因宿孽太深,未能往生忉利天。
  【正文】生既悟往因,俯首自认。上座者谓之曰:“尔既从释子轮回〖释子,和尚之称。转生曰轮回。〗,今世尚通知内典否〖佛经曰内典。〗?”王对曰:“十二岁时,曾为父母书金刚经七卷,以资祖父母冥福。自后每逢朔望,必诵是经三周,虽场屋舟车不少辍〖辍,音绰,止也。〗。”上座者霁颜曰〖霁,音祭,注详胡封翁篇。〗:“尔诚如是,则事易为矣!”因为众牛头人曰:“王生已放屠刀,诚修佛果。徒因杀孽未净,复堕轮回。今欲责令为尔等忏悔,复生人道,何如?”众皆允服。生请合家茹素四十九日,奉金刚经五百卷,以祈讼者往生净土。上座者以喻众,众皆感激欢跃,愿释往冤。上座复命皂衣隶送之归。
  【译文】王生由于悟到了前生之因,就俯首认罪。上面的人对他说:“你既然以佛弟子而转生轮回,今世是否还通晓佛典?”王答:“十二岁时,曾经替父母抄写《金刚经》七卷,为祖父母资增冥福。此后,每逢初一,十五,必诵《金刚经》三遍,不管在考场,还是在家,或乘船坐车,都没有间断过。”上面的人脸色和悦下来,说:“你要真是这样,那么事情就容易办了!”就对众牛头人说:“王生已放下屠刀,虔诚修佛。只因杀孽未净,所以才又堕入轮回。现在我想责令他为你们作忏悔,让你们再生人道,你们意见如何?”大家都同意了。王生请求说:“我愿全家吃素四十九天,奉诵《金刚经》五百卷,以祈祝他们往生净土!”上座的人把这话对大众宣布了,大家感激欢跃,表示愿意解除前世之冤债。上座人就命黑衣役隶把王生送回去。
  【正文】及门而醒,诵经如约,又书金字经十卷,分送各庙供奉。事竣,复梦诸男妇来谢曰:“仗君经力,皆得脱生畜道,转生富贵家矣!”咸欢喜罗拜而去。
  【释文】到了门口,王生就醒了。王生依约奉行,此外又用金粉抄写《金刚经》十卷,分送给各庙供奉。事情办完之后,又梦见那些男子妇人都前来致谢说:“仰仗先生诵经之力,我们都脱离了畜牲道,投生富贵之家了!”说完大家高兴地罗拜而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戒邪淫论坛  

GMT+8, 2020-7-4 07:07 , Processed in 0.044232 second(s), 15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